当前位置: 主页 > 精彩回顾 >

爱车以色列自驾游之五耶路撒冷行散记

日期:2014-07-29 16:03

    央广网北京714日消息(记者冯赣勇)“2014以色列自驾旅游深度考察暨以色列自驾美食之旅活动”的最后一个行程是圣地耶路撒冷。201475日,爱车以色列考察团车队离开红海之滨的埃拉特,全速向耶路撒冷进发。

车队离开埃拉特向耶路撒冷进发(摄影:冯赣勇)

    途中经过了犹太人圣地马萨达用午餐。这里也是联合国世界遗产之一。位于犹地亚沙漠与死海谷底交界处的一座岩石山顶。饭店在山脚下,窗外就是壮观的死海和连绵不断的岩石山脉。

从犹太人圣地马萨达餐厅向外眺望的景象(摄影:冯赣勇)

    下午15:00,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行程,爱车以色列考察团车队终于抵达耶路撒冷近郊。导游石玉广说,再有几十分钟就可以进入圣城市内了。从负海拔数百米的埃拉特到耶路撒冷海拔800米,已逐渐上升了1千多米,气温也随之逐渐降了一些。车队在郊外全部补满了油后向耶路撒冷市区前进。

最后看一眼死海风光(摄影:冯赣勇)

    当日近16时,车队顺利抵达耶路撒冷下榻的五星级 danJerusalem(丹酒店)。酒店设施还不错,比死海的五星级皇冠酒店要好多了。记者同几位团员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趁时间尚早,准备自行结伴率先到耶路撒冷老城先睹为快地浏览一番。

耶路撒冷下榻的丹酒店游泳池(摄影:冯赣勇)

    为了大家的出行安全,在耶路撒冷的考察不再采取自驾车行驶,而是统一调派大巴士集体进行在圣城的参观。因正式的行程将从翌日才开始,所以大家迫不及待地从酒店打车前往。首次在耶路撒冷打车,没想到这里出租车司机的服务参差不齐。事先,小石叮嘱我们打车一定要打表,于是我们也遵照而行。然而从酒店到大马士革门的终点,原本表上的里程是30元谢克左右,可司机一合上表就加价,加的标准也不同,从3元至10元之间都有可能,让人摸不着头脑。

 

 

 

在大马士革门与以色列警察留影(摄影:曹群)

    来到老城大马士革门前,这里是极为繁华的小商品街,经营各种商品的店铺应有尽有,鳞次栉比。不宽的街巷中人们摩肩接踵,十分热闹,耶路撒冷风味十足的异国风情在这里得到了集中展示,令外来的游客们目不暇接。

走进耶路撒冷老街(摄影:冯赣勇)

    在犹太经典《塔木德》中有这样一句话,“世界若有十分美,九分在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丰富的圣城遗址文化与当代以色列首都激昂的节奏交相辉映。在这里,一座神圣的古城孕育着人类的文明。

老城街巷中出售的工艺品琳琅满目(摄影:冯赣勇)

    耶路撒冷是由Jeru(城市)和Salem(和平)两个词根组成,意思是“和平之城”。也是世界闻名的古城。其中最著名的是1公里见方的老城,其城墙高12米,有8座城门,分为基督、阿拉伯、犹太、亚美尼亚4个区,老城东南0.14平方公里的圣殿山,是圣城中的圣城。相传公元前十世纪,以色列的大卫王曾在此筑城建都。整个耶路撒冷周围被山谷与干涸的河床所包围,只有北面不是十分明显。

前往耶路撒冷老城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摄影:冯赣勇)

    由于我们对此不熟悉,又没有导游陪伴,所以只是凭着一张地图作参考,整整一个下午至夜幕降临,就在老城小巷商街一直转到了哭墙。估计起码走了半个城之多。少说也得十里地左右。虽然累但有很大的收获,耶路撒冷多彩多姿,极富特色的宗教民俗风情可谓尽收眼底。

雅法门大卫塔(摄影:冯赣勇)

    76日,爱车以色列考察团终于开始了耶路撒冷圣地的正式观光。上午驱车抵达圣地最高的橄榄山观景台,橄榄山虽遍布基督教圣迹,但是几百年来埋葬犹太人的古老墓园也在山上,因此对犹太民族来说,此地亦是值得纪念的神圣之地。在此向前方远眺,由于耶路撒冷是山城,参差错落的建筑群富有层次分布于城市上上下午的四面八方,故这里城市景色历历在目异常壮观。特别是金色圆顶的清真寺金碧辉煌令人夺目。

从橄榄山上俯瞰金顶清真寺金碧辉煌(摄影:冯赣勇)

    这座宏伟的建筑叫阿克萨清真寺,建于公元709年。“阿克萨”阿拉伯语为“极远的”意思,来源于传说中的先知穆罕默德的那次神游。该寺的建筑风格比较独特,没有一般清真寺中所必备的宣礼塔。在伊斯兰教寺院中,该寺仅次于麦加圣寺和麦地那先知寺,堪称第三大圣寺。

主泣业敬堂(摄影:冯赣勇)

    考察团下了橄榄山,瞻仰了沿途的几个著名的历史遗址。像主泣业敬堂、客西马尼万国教堂又叫苦闷大教堂,祭坛前的岩石砖说是耶稣被出卖后渡过最后一夜的地方。附近的俄罗斯式教堂建筑的是圣.玛丽神女教堂,旁有多米内斯.弗列维特礼拜堂,上方有座升天教堂,听说留有耶稣升天时的脚印,不远处的彼德.涅斯特教堂里面有以44国文字书写的主祷文。此外,还有圣母玛利亚墓、西罗亚池等都是颇具历史意义的遗址。

万国大教堂上的雕像(摄影:冯赣勇)

    之后,我们乘车来到被称为“西墙”的哭墙。“哭墙”是犹太人修建的第二圣殿护墙的一部分,198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公元前1000年,大卫王统一犹太各部落,建立了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以色列王国。大卫王之后,他的儿子所罗门王,秉承父亲遗志,在摩利亚山为上帝建造了寓所,史称“第一圣殿”,耶路撒冷由此成为犹太人的宗教和政治活动中心。

远望哭墙(摄影:冯赣勇)

    公元前586年,巴比伦人入侵耶路撒冷,将圣殿付之一炬。半个世纪后,犹太人重返家园,在旧址上重建第二圣殿,后经希律王扩建,规模更为宏大。到公元70年,罗马军队镇压犹太人起义,将圣殿夷为平地,仅剩西墙一段,这就是后来的“哭墙”。

哭墙前的祈祷(摄影:冯赣勇)

    从耶路撒冷起义,到退守马塞达要塞,遭罗马军队杀戮,犹太人尸横遍野,活下来的被逐出家园,背井离乡,踏上漂泊之路。直到拜占庭帝国时期,犹太人才被允许在每年的安息日重返故里一次。流落各地的犹太人回到家乡,来到圣殿遗址的西墙,向上帝哭诉他们的遭遇,西墙因此而得名“哭墙”。

16走进哭墙隧道(摄影:冯赣勇)

    进入“哭墙”要戴帽子。我们看到入口处有管理者专为游人准备的那种巴掌大的白色小圆帽,就是犹太人头上常戴的那种。游人用过可以带走。记者来到众多虔诚教徒们在此面壁而立的“哭墙”前,只见上面的巨石之间的缝隙里塞满了纸条。据说,人们把心愿写入纸条塞进墙綘,上帝会满足你的心愿。仰望石墙,庄严至圣,犹太人相信,这里是可以和上帝对话的地方。

面壁哭墙的祈祷者(摄影:冯赣勇)

    “哭墙”广场,男女分隔两处进行祈祷,这里都是虔诚至极的犹太教徒。引人注目的有两种,一种头戴小圆帽,身上围了白色蓝边披巾,坐在椅子上,手捧经书诵读。这些人蒙上祷告的头巾,代表谦卑受教,额上及臂上缠住经文盒子,表示遵行申命记1118节的经训:“你们要将我这话存在心内,会在意中,击在手上为记号,戴在额上为经文”。

哭墙前供人随时取阅的《圣经》(摄影:冯赣勇)

    另一种人穿黑色大衣、戴黑色大礼帽,他们的特别之处是两鬃垂两条辫子。黑衣人大都手捧经书,面对墙壁站立,有的把经书放在一个小桌上,神情专注,潜心诵经。与白色披巾的人不同,黑衣人诵读经书,样子古怪,上身经常前仰后合。仔细看,是头在向前向后晃动,连带上身也一起晃动。据说,黑衣人诵读经书,但凡遇到犹太先知的名字,头就要前后晃动,以示虔敬。

老城耶稣走过的苦路(摄影:冯赣勇)

    离开“哭墙”,我们进入老城走了一段耶稣当年的受难苦路。《圣经》记载,这里是耶稣受难、埋葬、复活、升天的地点。对基督教来说,耶稣是上帝的儿子,是上帝赐予人类的救世主。耶稣被钉死的受难地,最后一次晚餐餐室、罗马皇帝君士坦丁一世之母海伦娜太后于公元335年巡游耶城时在耶稣墓地上建造的圣墓教堂等等,均是世界基督教徒心目中的圣地。

老城雅法门(摄影:冯赣勇)

    从哭墙到重走耶稣14站受难之路出来就是老城的雅法门,昨天,我们从大马士革门进入后就曾来过这里,只不过当时不熟悉。所以我们也基本上在第二天的行程中也走了很长一段重复的路,虽然很累,但走这点路比起当年耶稣走苦路遭受的磨难,真是太不足为奇了。

乘车进入伯利恒(摄影:冯赣勇)

    午餐后我们从老城雅法门乘车前往伯利恒。伯利恒位于耶路撒冷以南8公里,目前属于巴勒斯坦管辖,海拔680米。耶路撒冷新城区的扩展使得伯利恒几乎与耶路撒冷连成了一片。按照当地规矩以色列的大巴车和司机不可以进入伯利恒,所以我们进入伯利恒内就立刻换乘当地的车辆。一进一出要经过以色列与巴勒斯坦检查站的两次检查,通过用混凝土板浇筑的隔离墙,我们就进入了举世闻名的伯利恒。

 

隔离墙(摄影:冯赣勇)

    伯利恒,阿拉伯语意为“肉篮子”,希伯来语意为“面包篮子”。这座建于两座山丘上的小镇,两千年来一直是西方国家和基督徒向往和崇拜的圣地,因为这里有纪念耶稣基督诞生的圣诞教堂和耶稣诞生时的马槽,所以吸引着千千万万的基督徒前来朝拜。据说,当年罗马帝国的君士坦丁大帝在视察以色列时为纪念耶稣诞生地,于公元325年决定在耶稣诞生之地伯利恒修建了这座圣诞教堂。

伯利恒马槽广场(摄影:冯赣勇)

    最先映入人们眼帘的是画满涂鸦,两米多高的水泥隔离墙,这里的涂鸦堪称艺术品,既有现代色彩又有情绪指向,不乏为这里的一道风景。我们车子进入市区后,伯利恒的风貌逐渐呈现在眼前。只见伯利恒依山而建,山上山下到处是楼房,由于这里是耶稣诞生地,每年吸引来自世界各地前来拜谒的朝拜者,故是伯利恒旅游业的重要经济支柱。

圣诞大教堂内(摄影:冯赣勇)

    乘车来到马槽广场后开始参观,不远处就是圣诞教堂。这里传统认为是耶稣诞生之地,也留存至今的最古老的基督教堂。圣诞教堂又译作“诞主堂”、“耶酥诞生教堂”等。现在由罗马天主教、希腊东正教和亚美尼亚教会联合管理。2012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这是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新成员巴勒斯坦首次成功的“申遗”。

圣诞大教堂内的雕像(摄影:冯赣勇)

    圣诞教堂的外观让人难以想象,整个教堂看上去颇像一座中世纪的城堡,朴素无华,坚实牢固。教堂高十几米,石头砌成。历经岁月,石头成了黑色、灰色。由于石头大小不一,教堂墙面颜色杂驳,极显陈旧,仿佛一堆杂乱的石头堆砌而成。但让人想不到的是圣诞教堂的大门居然开在外墙折角的一侧,原先三米高的尖顶拱门被大小不一的石块封死,剩下的地方,用三块石头搭了一个小门,1.5米高,70厘米宽,仅容一人躬身通过。小石说,门之所以矮小,是为了让人们在耶酥诞生之地俯首谦卑,感到主的伟大和自己的渺小。的确,当无数教徒和游人在这低矮狭小的门洞里佝偻着身躯窘迫地穿过,也的确能产生这样的客观效果。

参观大教堂的游客(摄影:冯赣勇)

    步入教堂,两排斑驳的石柱首先呈现在人们眼前;石柱上方是悬挂在空中的一串串古色古香的吊灯。整座教堂显得宽敞、高大,静穆肃然。教堂地面也是红白杂色的石头铺成。教堂空空荡荡,没有信徒听布道用的长桌长椅。地面几处地方,有木板翻开,四十厘米之下,是早年教堂的马赛克地板,图案精美,工艺精细,可以想见最初教堂的辉煌壮丽。

圣诞大教堂外景(摄影:冯赣勇)

    201477日上午,我们继续耶路撒冷的最后行程。首先来到国会山。瞻仰了在以色列国会大厦的对面矗主着的一个巨型雕塑,它就是英国国会于1956年送给以色列国会的礼物--金灯台。金灯台由青铜所铸造,高五米,阔四米,由英国著名雕塑家艾班劳创作。金灯台原是犹太教会幕圣所里面的神圣器具,今天以色列以它为国徽的主要部分。二千年前,罗马提多将军把第二圣殿内的金灯台掳去欧洲,象征以色列国家覆亡。二十世纪初叶,英国托管巴勒斯坦三十年,始终未能解决以巴之间的矛盾。英国于一九四八年五月撤离巴勒斯坦之际,遗留给以色列人极之负面的印象。以色列复国八年之后,英国将巨型金灯台送赠以色列,藉以修好彼此的关系,并祝愿以色列国未来更好。

与巴勒斯坦警察留影(摄影:曹群)

 

    1948年以色列建国的时候,将七支烛台定为以色列国的国徽。七支烛台的历史早至两千多年前,是耶路撒冷圣殿山的犹太第一圣殿中供奉的三种特别圣物之一。圣经中有多处七支蜡台的记述。公元前588年,犹太第一圣殿为巴比仑王所毁,七支烛台也被巴比仑王带至巴比仑,最终不知所终。当犹太第二圣殿重建时,以原模重新铸造了纯金七支烛台供奉,数百年后,犹太第二圣殿又为罗马军队摧毁,七支烛台成为罗马人的战利品,在罗马人的胜利庆祝游行中成为中心之一。犹太囚徒肩负以七支烛台为中心的战利品示众的场景以石刻的形式铭刻在罗马的一座凯旋门上。这一场景也成为犹太人所铭记的悲惨历史之一。凡到以色列的游客,都喜欢到到这个金烛台参观及拍照留念,所以成为一个旅游热点。金灯台上有29个浮雕,每个都有不同的意义。

瞻仰国会山金灯台(摄影:冯赣勇)

    离开金灯台,前往耶路撒冷此行最后的景点--以色列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瞻仰。纪念馆呈三角型建筑,中心由一条长廊构成,分别通往十间展厅,每间展厅展示大屠杀历史的一个不同部分。馆内约有2500项大屠杀受害者及幸存者的个人简介和物品:大屠杀幸存者赠送的大屠杀的艺术品和信。通过这些众多珍贵的实物、图片等各种文献,淋漓尽致地向人们展现了那段刻骨铭心惨痛的犹太人被摧残的历史,令人无不为止震撼!

大屠杀纪念馆前的雕像(摄影:冯赣勇)

    无独有偶,当天也正好是7.7事变日寇侵华77周年纪念日,在以色列异国他乡参观当年德国纳粹犯下的滔天罪恶之际,也让我们想起了日寇当年侵华的暴行。让我们永远不忘国耻,牢记日本法西斯欠下的血债,绝不能让日本右翼开历史的倒车叫历史重演。

大屠杀纪念馆前的各国国旗(摄影:冯赣勇)

    随着参观大屠杀纪念馆的结束,此行考察也进入尾声。之后,考察团将驱车返回特拉维夫,结束我们此行为期十天的“2014以色列自驾旅游深度考察活动”的全部行程,并乘当晚以色列航空公司的航班返回中国。十天的行程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热情好客的人民、风光如画的自然美景、人文景观的厚重文化底蕴等等这一切,都给每个人留下了太多太多的美好回忆。大家纷纷表示:令人神往的以色列,不久的将来我们一定还会再来……

|推荐内容

|推荐内容

联系方式:电话:010-51260400 传真:010-57389783 E-mail:aichessclub@sina.com通信地址:北京市阜通西大街8号合生麒麟社6号楼4层403
邮政编码:100102    Copyright @ 2013 ac268.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13032718号

分享按钮